natS_naitsabeS

女的,弯的,喜欢张艺兴和Sebastian·Stan.

[楚路]今天下雨

*ooc注意

*脑洞大文笔渣

在大多数国人的印象里偏僻的南方小城市总是喜欢下雨的,在细雨蒙蒙的烟亭里抬手撩开珠帘,只属于水乡的温柔美人对你盈盈一笑,桃花眼杨柳腰。事实却不是这样,下雨天的确是天上地下雾霭一片,伴随裹着雨水的新鲜雾霾。

楚子航讨厌下雨天,尤其是倾盆大雨。

他整理好办公桌从工作中抽出心绪来的时候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抬眼望去恰是雾霭一片。他回想起回这座小城市的第一个月,雾霾肆虐恍惚让楚子航以为身处尼伯龙根,开车的时候恨不得用黄金瞳当照明灯。在副驾驶座的路明非好死不死打开车窗,骄傲又无奈的宣称自己是吸霾少年,坚持党的宗旨喂人民服雾……话没白烂完就连打两个喷嚏。

后来楚子航给他买了一打防雾霾口罩,且再不允许他迎霾而行。

现在楚子航在这里等倒数的红灯,一边思考今晚给路明非做什么样的宵夜以及自己今晚的“宵夜”。应该是路明非牌的,刚开始吃有一点凉,往里面品尝就热了,泛着一丝微甜的热气,仔细回味后还有隐约孤独的苦味。

那是他的路明非。皮肤温凉心却是热的,面对师兄会说冒着甜味儿的白烂话,还有孑然一身时如海潮平静又温柔的孤独。他的衰小孩,他的路明非。

所以楚少爷麻烦擦擦您的鼻血好吗。

家里的灯是开着的,暖气开的很足熏得人昏昏欲睡。路明非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副嗷嗷待哺的样子来迎接他说师兄你回来啦,倒是房间传来粗重的呼吸声。楚子航循声走进房间看到厚重的被子裹着一团不明物体,床单还湿哒哒的。他轻轻地从被子里摸出路明非的脸,体表温度异常的高,应该是下午出去干什么了淋湿头疼回家,没换衣服没洗澡直接滚上了床。

路明非被楚子航微凉的手惊醒,半睁着一双因高烧而通红的兔子眼说:“师兄你回来啦。”楚子航低头与路明非脸颊相贴感受到灼人的温度微微皱眉:“嗯,我回来了。”接着发烧的名义想占楚师兄便宜的路明非顺势往他怀里钻了钻:“师兄我好饿……”

三元的低脂奶,加一块方糖,微波炉打到低火加热五分钟,这是楚妈妈的标准配置,当年楚子航把路明非带回家的时候楚妈妈很不高兴的说有人要抢走她的专用热奶工了,让路明非很是惶恐,一紧张就说娘娘您息怒小的不敢。

牛奶在床头氤氲袅袅热气,路明非睡眼惺忪吞了药片一点一点喝干牛奶,伸出舌头舔嘴角的时候还打了个嗝。师兄楚子航从身后拥住路明非:“睡吧,我在。”全然不顾路明非的高温浸透他的心脏。

烛火跳动不停且黑烟飘散,路明非被跳动的烛火惊醒了,缩紧身子打了个喷嚏,晃晃脑袋心想下雨越来越冷。死侍楚子航从身后拥住路明非:“睡吧,我在。”全然不顾路明非的骨翼穿透他的心脏。

“你也睡吧,师兄。”蜷缩在青铜御座上的路明非张开双翼,向梦境里的楚子航说晚安。

他的双翼遮住他的黄金瞳,一个人在青铜御座上哽咽出声。